您當前的位置 : 影視文化頻道 > 阿福講白搭 > 講白搭

仙居:工人施工墜樓當場死亡 賠償責任誰承擔?

阿福講白搭 責任編輯:楊灩北 台州在線 台州網絡電視台 發佈時間:2021年03月16日 11:44 閲讀次數:56次
  • 精彩推薦
  • 今日熱點
  • 往期節目
正在加載…
"掃一掃" 隨時隨地看台州在線
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下載無限台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您可以關注《台州在線》微信公眾號
    字號: T | T

      去年11月,仙居的張師傅在施工的過程中,發生了意外去世了。可是到現在,賠償的事情還沒有解決下來。

      張師傅在仙居縣下各鎮梅嶴村移民安置區8幢施工時,不慎從4樓墜落不治身亡。張女士是張師傅的女兒,她説,父親已經去世100多天,一家人都還沉浸在悲痛當中,可是賠償的事情還是沒有解決下來。

      張女士:父親是去年11月27號那天,在移民水庫,當時下午出了意外,從4樓墜下,當場死亡。

      去年11月30號,仙居縣下各鎮人民調解委員會受理了張師傅死亡賠償案,死者家屬、朱溪水庫移民指揮部、承包人潘師傅都參與了調解。

      張女士:半個月之後達成調解,為什麼達成這個調解,因為後來有保險公司的參與,他們當時來了三次,答應我們,他們説有40萬的賠償,有了40萬之後,我們加上包工頭的,算起來總共54萬。54萬我們覺得,因為我們當時心情也是很悲痛,儘量的想早點處理掉這個事情,54萬我們沒有異議,接受了這個調解的結果。

      根據去年12月10號的一份調解協議書,承包人潘師傅承擔12萬,房東共6户出於人道主義承擔2萬,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仙居支公司承擔賠償40萬,共計54萬。當天,承包人潘師傅和房東也當場支付了14萬給受害人家屬。

      張女士:保險公司當場也在場,口頭承諾這個錢。把所有的死亡證明,還有火化證明,包括所有人的複印件等等材料配齊,這個錢,一禮拜之內會打到母親的賬號上。

      可是,讓張女士沒有想到的是,幾天之後,保險公司的理賠員打電話到調委會,説保險理賠金出問題了。

      張女士:這邊電話過來了,打給鎮政府調解人員,説這個理賠賠不了,理由是你父親的年齡已經超過了法律規定,因為那邊規定是65週歲,當時父親68歲,應該是66週歲。

      記者來到了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仙居支公司。工作人員出示了一份《朱溪水庫工程下各安置區1、2、3區塊建房意外險》的保險合同。這份保險當時是仙居縣朱溪水庫工程建設指揮部投保的。根據上面的傷害保險條款,被保險人的年齡範圍在16週歲至65週歲。而死者張師傅的年齡,超過了保險範圍。

      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仙居理賠分中心主任 李志祥:這個案子本質上是不能賠的,工作人員可能有失誤,造成大家有誤解,認為可以賠,最後保險公司不賠,這個實際上,保險公司在賠與不賠上沒有做錯。

      工作人員表示,保險的確不能賠。另外,當初的調解協議書上,理賠員也沒有簽字,他們認為這份協議無效。但是他們並不否認理賠人員在之前的工作中,存在失誤。

      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仙居理賠分中心主任 李志祥:對於工作人員失誤,本來就不能賠,讓他們產生誤解,認為能賠最後賠不了,確實造成心理落差,我們確實公司也在積極協調,願意為這次工作的過失,並不是走賠款,我們通過其他形式,經濟上適當補償點給死者的家屬,我們也有態度。

      他們表示,接下來會繼續與相關部門進行協調,給予死者家屬適當的經濟補償。

      但是,讓張女士不滿的是,如果當初不是因為保險公司的介入,他們是不可能答應目前的調解結果,也就是隻有承包人潘師傅和房東的14萬元。

      張女士:調解那一天,保險公司把所有我父親的資料身份證都提供給他了,作為保險公司的一個高級理賠員,不可能當時來了什麼情況都不知道,就答應給這個賠償,不能把我們老百姓當猴子耍,本來當時失去父親心情就很悲傷。

      當初參與調解的調解員王建華告訴記者,在保險公司出面之前,調解的確陷入僵局,當時,死者家屬也並不知道會有保險理賠。後來,保險公司主動出面,王建華多次與保險公司的理賠員小成聯繫,小成都回復理賠沒有問題,死者家屬才同意並簽下這份協議書。

      仙居縣下各鎮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員 王建華:死者家屬希望自己多賠一點,潘文營希望自己少賠一點,這個雙方就各執一詞。調解進入了僵局,可能很難調解。第2天,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個人來了,説這個地方指揮部跟他們有40萬的保險費。有了保險公司的40萬在,我們調解就比較好調解。這個事情,經過10天時間,達成協議以後,我打電話叫保險公司人過來,保險公司説,來不來都無所謂的,反正有這個協議拿過去,就可以了。

      不過,保險公司的工作人員覺得,當初他們在這份協議書上並沒有簽字,這份協議無效。所以,並不影響張女士再次主張賠償。

      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仙居理賠分中心主任 李志祥:我們本身沒有在上面簽字,這份協議本身是無效的。無效之後,並不妨礙死者家屬向房東和施工隊包工頭再次主張賠償,可以再次賠償。(但是你們參與給死者家屬造成很大的麻煩,再調解很難)所以當時講,確實他(理賠員)參與進去,肯定是好心的,本質不是説想幫倒忙的,但是工作上存在失誤,我們也承認。從調解方面,可能確實對方不願意再跟死者家屬調解。後期死者家屬,可以通過法律途徑,向包工頭房主繼續主張索賠權,並不影響。

      當初的簽字的協議書上寫着,“本協議簽字後生效,各方當事人不得在任何時候向對方提出任何要求”。那麼,這份調解協議書是否有效呢?張師傅一家,是否可以再次提出賠償要求呢?

      浙江椒聯律師事務所律師 張元:如果説一份生效的人民調解協議書來看,應當有各個當事人的簽字的認可。從目前來看有我們甲乙丙方,包括業主代表也就是房東代表。其中保險公司是沒有簽字的,雖然存在業主,也就是房東一方部分履行了相關調解書的內容,但實質上,這份人民調解書因為缺少一方當事人的意思表達以及確認,在法律上顯然是屬於無效的協議。

      按照律師的説法,目前,張師傅一家,可以通過司法途徑要求賠償,包括死亡的賠償金、給家屬造成的精神撫慰金的賠償、喪葬費以及死者家屬的誤工費,交通費等等。

      浙江椒聯律師事務所律師 張元:法律規定來講,僱員在從事僱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的,我們僱主是應當承擔賠償的責任。在本案當中來看,另外的一個責任方就是房主,這一方可能存在選任的過錯,包括對指示存在一定的過錯,實際上也應當存在相應的賠償的責任。如果説保險公司確實脱保的情況下,作為死者一方,可以通過法院的訴訟要求我們承包人潘某以及業主方,也就是房東方來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      另外,記者瞭解到,目前,事情也已經移交到仙居縣調解中心繼續進行調解。